联系方式
  • 手机:13003631535
  • QQ:2713981499
  • 邮箱:2713981499@qq.com
  • 地址:南昌市青山湖区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平台动态 >
小偷盗窃10年想混进的监狱艺术团:职务犯罪不能进
近日,一则视频被网友疯狂转载:为了进入上海提篮桥监狱新岸艺术团,小偷不惜花10年时间偷盗并引导警察抓捕,他说“在人民广场卖唱都是匆匆过客,监狱可以提供舞台,到了监狱以后画上一个圆满句号”。
 
  随着这段视频的走红,提篮桥监狱“新岸艺术团”火了。
 
  在网友戏谑小偷“有梦想”的同时,上海监狱微信公号发文强调“监狱组建艺术团的目的不是培养明星、艺术家”,“认罪悔过是前提,改造思想是核心”。
 
  提篮桥监狱三监区监区长丁俊告诉红星新闻:“新岸艺术团永远坚持改造第一的原则,艺术团是艺术矫治的一种形式,不可能让犯人有光环。”
 
  新岸艺术团不是所有的犯人都能够进入,其有严格的审核机制,而认罪悔过永远排在第一位,只有评级达到标准,犯人才准许进入艺术团。
 
艺术团成员在练习。提篮桥监狱供图艺术团成员在练习。提篮桥监狱供图
  丁俊告诉红星新闻,提篮桥监狱还有木雕、绘画、报刊、设计等工作室,“新岸艺术团只是提篮桥监狱艺术矫治的一部分。”
 
  艺术团为改造而设,进入需层层严格审查
 
  每天早上7点30开始,在提篮桥监狱三监区顶楼,新岸艺术团准时开始排练。顶楼空间不大,通常有21人站成两排,对着两个钢琴手。洪富友站在中间指挥。
 
  洪富友两只手抬起,钢琴声起,合唱跟着起。他激情满满,眼神不停转动,双手不停上下摆动,以指挥和声、两架钢琴的停止和进入。到了高潮阶段,他攥住拳头,歌声立即高昂起来。等他的手再次放下,一曲终了。对面监区铁窗前一直有服刑人员观看。
 
  这支合唱队伍的成员均来自提篮桥监狱服刑人员,包括指挥和钢琴手。干警如果听到合适的歌,就带给他们,如果他们有感触就改编一下,歌词也自己换掉。最近,他们正在排练《我们不一样》,歌词被改得更加符合他们自身遭遇:“我们不一样,每个人都经历过的低迷,我们在这里,筑生命新堤。”
 
艺术团成员在练习。提篮桥监狱供图艺术团成员在练习。提篮桥监狱供图
  新岸艺术团始建于1985年,脱胎于提篮桥监狱内定期举办的文艺活动。新岸艺术团都是由提篮桥服刑人员组成,从建立之初,艺术团的核心就是用艺术矫治的手段来改造服刑人员。目前,艺术团有40名成员。
 
  艺术团为改造而设,进入也需要层层严格审查。“如果是职务犯罪,即有级别的领导、干部,无法进入艺术团。如果罪犯被媒体曝光,给社会造成恶劣影响,同样无法进入。”提篮桥监狱三监区监区长丁俊告诉红星新闻。在新收犯人分流到各个监狱时,干警有意挑选有艺术方面特长的人进入艺术团。随着时间推移,提篮桥监狱会对犯人进行评级来认定犯人的行为规范、认罪悔罪态度,改造评估合格,但没有基础,同样可以进入艺术团。
 
  一段时间之后,再次进行考核,人员进进出出,直到稳定。
 
艺术团成员在练习。提篮桥监狱供图艺术团成员在练习。提篮桥监狱供图
  提篮桥三监区副监区长黄骏说,艺术团的表演形式多样,主要有合唱、相声、小品、乐器演奏等,女子监狱分出去之前,还有舞蹈。目前,最受欢迎的形式就是大小合唱,一般有24人左右表演,“表演的时候更有感染力,情绪释放效果更好。”黄骏告诉红星新闻。
 
  对于网络上关于监狱艺术团可以“圆梦”和“舞台表演带光环”的问题,丁俊坚决否认这一点:“艺术团的设立是为了让犯人更好改造,达到‘刑期变学期’的目的,让他们更自觉,心态更平和,降低甚至根除违法犯罪可能性。明星光环是绝不存在的。”
 
  “艺术团让我有时间静下来思考”,有犯人写剧本想出狱拍成电影
 
  洪富友今年62岁,2002年来到提篮桥监狱,便进入新岸艺术团,他将在两年后刑满出狱。
 
  洪富友之前在江苏歌舞剧院工作,后来下海经商。后因非法集资7个多亿被判死缓,来到提篮桥监狱。在一次纳凉演出中,他唱了《北国之春》和《驼铃》,被监区领导注意,调入现在的监区,进入新岸艺术团。“我之前听说新岸艺术团,只是向往,能够进入对我来说是‘非常事件’。”洪富友说。
 
监狱演出。 提篮桥监狱供图监狱演出。 提篮桥监狱供图
  将近20年,洪富友5点半起床,洗漱、打扫、如厕,7点吃饭,7点半开始集训,直到10点半。下午1点半到3点半集训,结束后接受教育、改造,晚上看新闻,然后夜间8点半休息。
 
  现在除了干警,很少有社会上的老师教他们声乐,洪富友有基础,他便教给成员一些专业知识。艺术团还有一个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的学生,他和洪富友合作改编甚至原创了很多歌曲,他在艺术团弹钢琴,认为“在改造中从事自己喜欢的东西,很高兴,改造也更有积极性和动力”。
 
  洪富友说,艺术团里的成员一般刑期较长,7年以上,“我们在这里24小时呆在一起,能够集中时间学习一种乐器或者技术,并且学会。”他的儿子看过他的汇报演出,演完他往台下看,儿子对他伸大拇指。
 
监狱演出。 提篮桥监狱供图监狱演出。 提篮桥监狱供图
  洪富友在提篮桥监狱算是“老人”,但他说“20年来在监狱里撑下去有两点很重要:每天把自己当新犯人,每天都适应环境,保持警惕和惶恐;多看别人优点。”
 
  “大墙内大家都一样,在同样的框架下,你跑不出去,大家的目标和梦想也很一致,就是回归社会。你能有什么光环?这光环的说法没有意义。”洪富友说。
 
  还有两年他就出狱,他在把自己的经历写成剧本。“艺术团生活让我有时间静下来去思考。刚进来时我会不服气,后来想想那是不懂法。现在我想把这些故事写下来,给别人警示。”洪富友告诉红星新闻。
 
  “艺术矫治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”,监狱还有别的改造工作室
 
  丁俊告诉红星新闻,在对犯人的艺术矫治中,主要是为了让其心态平和,转移他们的注意力,最后达到改造犯人的目的。
 
  “艺术矫治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,将思想表达融入到艺术中再传达给犯人。比如内部汇演时,合唱很能感染坐在下面的观众。暴力犯罪容易走极端,但是艺术能够改造心态,比如我们还有木雕工作室。”丁俊说。
 
上海市提篮桥监狱。 图片来源于红星新闻上海市提篮桥监狱。 图片来源于红星新闻
广告
  丁俊告诉红星新闻,在监区,有明确的监规纪律,明确他们什么不能做,骂人、打架、违禁物品完全被禁。“艺术矫治就是让他们进行兴趣转移,将注意力从我们禁止的事情上转移到艺术上。这是一种内心调试。说得更广一些,犯人在这里很容易想家,担心家人不能原谅他们或者妻子离去,艺术也是为了能够让他们平静下来。”丁俊说。
 
  除了新岸艺术团,提篮桥监狱还有别的工作室,红星新闻在参观时,有服刑人员在用一只细细的毛笔画青蛙,有人在阅读内部报刊。他们的木雕工作室叫“雕刻时光”。
 
  服刑期间,洪富友写了很多歌,其中有一首来自服刑人员的诗,读了之后他不停流泪,其中有两句:夜里我就随着/丹桂摇摇摆/见到月亮我就会哭出眼泪来。